何不在平庸中墮落 一-七

来源:xathbg.net   发布时间:2020-08-01 21:51:43   浏览次数:866
首先

  我和母親走在林蔭大道上,手牽著手。

  這條道路是兩年前修成的,和普遍的公路沒什麼區別,隻不過兩旁並無人行

  道,而是種滿瞭大樹的樹林。樹林並不甚寬,均爲十米左右,如按我們走的
方向

  到算,左側樹林後是居民區,右側樹林後是鐵路。這條公路位置僻靜,並沒
有多

  少車輛經過,隻是爲瞭這裏的少數居民出進方便,不過方便的還有喜歡遛彎
的大

  爺大媽,生活水平上往之後,擁有私傢車的年輕男女也從中獲利不少,你懂
得。

  我媽天天全要拉我到漫步,我明白她是爲我好,但卻極不喜歡。緣故有2,

  1是這裏的環境並不太好,火車時而轟隆隆地響過,樹林換成花壇也隻還湊
湊活

  活。2是我媽很美麗,被她牽著很別扭。諸位若問爲什麼別扭,和1個美女
漫步

  還不曉足?那是你們從沒從做兒子的角度往想這件事。真的,我願意自己的
母親

  是1個容貌普遍、囉哩囉嗦的中年大媽,天天穿著大褲衩子逼著我和她頂嘴。


  樣,我很願意牽著她的手往漫步,沒什麼丟人的。但若這個女人是我媽的樣
子,

  ;那就需要另眼相待瞭。

  我媽都名周蕙荑,出生在1個書香世傢,算是曉書達理的那種傳統婦人1

  開始是純真善良的少女,後到才變成婦人的啦。她年輕時容貌很美,追求者


  多,卻被不起眼的我爸采得,令人匪夷所思。我媽講,那時候我爸隔3差5
就給

  她寫信,寫情詩,她是爲我爸的文摘所打動,才委身下嫁。我啞然失笑,實
在想

  象不出我爸那種俗氣不堪的商人會有什麼文摘。但外人望到,我媽慧眼識珠,


  爸而立之後財運亨通,雖講不上富甲1方,但在所居住的小區內預計沒人比
得上

  我媽喜歡這裏的人和物,所以沒有移往更好的地方。令人艷羨,我媽也很滿

  足,但1個成功的商人的想法與心思,衆位是明白的,有時候我媽也會1個
人獨

  自咽淚,望的我很心疼。但接受傳統「相夫教子」教育的她,忍氣吞聲,將
1門

  心思放在我身上,盼我成材。

  我很古怪爲什麼母親如此漂亮,父親還在外面拈花惹草,常常夜不回宿。她

  1米67的身高,年輕時的身材偏瘦,現在豐滿瞭些,剛才好,腹部隻彎腰
是才

  有1小圈肉。

  胸部很大,我偷望過她的內衣,是d杯。當她穿上那種緊身的褲子之後,可

  以望見她圓圓的豐滿但不巨大的屁股,我不明白她的屁股是否下垂,這個很
難觀

  測。

  二 她的腿修長健美,大腿很豐滿,小腿並沒有很好望的曲線,但在中年人到


  當屬極品。1百零5斤,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我媽最讓人感歎的是她的容
滿,

  她已4十4歲,卻有3十4歲婦人的俏麗容顔,但她的氣質卻復明顯講明,
確實

  已進不惑,靜待半百。3十幾歲的少婦春心不死,這1群人仍十分在意自己
的形

  象裝扮,自己是否吸引人,浮躁,輕易出軌。4十多的婦人心靜平淡,已把
生活

  望開,穿著隨意我媽不邋遢,氣度慷慨1些。我媽即是如此,唯1能令她激

  動的就是我的事瞭。

  我目前在上大學,大2,但處於休學階段。緣故簡樸複雜,有成績不好名

  牌大學不太好混,失戀等諸多緣故。回爲1點:臨時不想在學校呆瞭,離那


  難過地越遙越好。十月份歸傢之後,母親對我百般呵護,把我當成瞭她懷中
的3

  歲孩兒,天天晚上全牽著我和她漫步,助我恢複心情。

  我很感激母親,但真的別扭無比。就如今天,隔壁樓的遛狗的張大媽望見我

  們,驅著她的大黃狗走過到,殷勤地講:「哎呀,小周,你兒子越長越像你
瞭,

  真俊!……」我媽很驕傲:「這孩子就學習還讓人省點心,您也越到越精神
瞭!

  英英過到啼張姨。」我就得陪著笑容聞她們聊上十分鍾。每當聞著別人誇我

  長得像我媽,我就靦腆且無奈幸虧鄰居少,漫步的人也不多。而不熟悉的人

  總投到異樣的目光,似是在講「這1對夫妻不像夫妻母子不像母子的在幹嘛?


  不要臉?」我媽爲瞭我可以不要臉,我卻不能。我才2十歲,每天被這樣望
著,

  有如針刺。我媽卻茫然不曉。

  今天我和母親漫步歸到,已經8點瞭。磨磨蹭蹭收拾東西,我歸房玩瞭會電

  腦,也9點多瞭。這時母親在客廳向我

  ;喊:「英英,媽先洗瞭,你1會再洗行不?」

  我打瞭個靈巧,歸應:「行,你先洗吧,不用管我!」卻把電腦待機,向客

  廳走往。由於剛剛在網上望瞭1些少兒不宜的東西,心緒如同貓抓狗依依不舍抓,竟
把主

  意打來瞭媽身上往。但我傢洗浴間設計的實在太好,不給我絲毫偷窺的機會,


  若借口上廁所,母親也斷然不會讓我入往。於是我便守候在客廳沙發上,打
開電

  視,期待1覽我媽的美人出浴圖。電視放的是非誠勿擾,孟非嘰裏呱啦講的
我心

  煩,讓我更煩的是浴室的水聲,女人洗澡怎麼這麼長時間?過瞭2十分鍾,


  「吱呀」

  1聲開瞭,我懷著滾燙的心情若無其事地望往,他媽的,真是亮瞎我的狼眼!

  母親的及肩長發披散著,她正雙手在腦後攏頭發,這樣1到,將兩顆大乳球

  完都暴露出到。眠衣是紗棉的,不透明但很薄,兩粒玉乳清楚的打在衣服上,


  我敬禮。我不敢再望,若明白我如此望她,她勢必向我發火歸往換衣,那我
豈不

  沒得望瞭。

  我把目光放在電視上,講:「洗完瞭?太慢瞭。」講著漫不經心地望她1眼,

  復講:「媽你越到越美麗瞭,出水芙蓉啊!」這句話終是沒忍住,講出瞭口。

  我媽瞪瞭我1眼:「死孩子!還學會和媽貧嘴瞭!哼!」我笨笑1聲,打個

  哈哈。諸位望我前文所述,可能會認爲我媽是個林黛玉式的人物,她年輕時
可能

  真有那麼幾分怯弱之風,文摘之秀,但2十年過往,她也變成1個現代的普


  「高貴」婦人瞭。若她現在還是黛玉妹妹模樣,早讓我爸氣死瞭。

  我媽講:「往洗吧!註重別復用錯我的東西。」我望她在望電視,目光迅速

  地瞟瞭她1眼,從低胸圓領中暴露出兩小瓣肉,潔白誘人。我的下面已腫脹
不堪。

  「等會把這個望完的,眠前我在洗。」我講。

  「嗯,隨便吧。」

  三 我媽坐下,離我不遙,我能聽來幽暗香氣,隨便瞥1眼,就望來頂著眠衣


  雙峰。幸虧她穿著長褲,若再露出美腿,我可不保障自己還有自控力。

  母親攏好頭發,倚在沙發上望電視,對我講:「冰箱裏有葡萄,往拿出到食

  瞭吧!」我暗啼1聲苦,現在勃起的陰莖如刺刀1樣頂著短褲,起身豈不是
原形

  畢露?我站起到測過身,佯裝舍不得電視裏的節目,面向電視走往冰箱,終
於藏

  過1劫。在冰箱拿東西的時候,借冰箱門的保護,不忘狠狠挑釁1下老媽的
胸前

  兩點。唉,葡萄啊葡萄,我手裏有1袋幾十顆任我擺佈,我卻隻想要朝夕相
伴的

  那兩粒。

  我將葡萄泡在盆裏,拿歸往繼承望電視。老媽驟然問:「你這麼愛望這尋對

  象的節目?」

  我講:「1般吧。主持人講話挺故意思的。」

  「你同你對象究竟怎麼歸事?」

  我心裏1驚,媽果然還是想問這個。我休學歸到沒有告訴老媽詳細的緣故,

  隻講心情不好舒緩1下,略提瞭1下女夥伴的事,母親果真放心裏往瞭。

  「沒事,現在大學裏全這樣。聚瞭散,散瞭聚的。」我敷衍道。

  「唉,孩子大瞭不由娘。以前你有心全同媽講。現在長大瞭心思多瞭,卻不

  告訴我,讓人幹焦急。」

  我聞老媽語氣甚是悲哀,隱隱竟有嗚咽之聲,也顧不上她的胸前美景,秀媚

  容顔,趕忙講:「媽你別擔心,全是小事,我告訴你,告訴你!」

  我靠過往,緊挨著她確是居心不良,講:「其實就是搞對象那點破事,

  我提早遇上瞭而已。」

  「啥事?」

  「女夥伴劈腿,望上別人瞭。」

  老媽「哦」瞭1聲,繼承講:「你們談多長時間瞭?」

  我非常不願提及此事,因爲我很喜歡那個女生,被劈腿顯然心中有道疤。於

  p; 是不耐煩地講:「媽你別問瞭。就是那麼普遍1件事。我全不想提,你
也別提行

  不?咱們還是望電視吧!」

  老媽嘴上講不提不提,但關懷之下仍3句不離主題:「英英啊,感情的事也

  不是小事。有的人悶心裏不講,結果病越到越重。有的人正面對待,直接面
對問

  題,雖然難受,但斷定能走出到。你講對不對?」

  我給她講的有些難受,想起去日裏對女夥伴的好,她對我撒的嬌,眼淚已經

  來達鼻子,就要入進眼眶。母親還在對我講道,讓我同她吐露心聲,我1動
不動

  直視前方的電視,但節目中的話1句全沒聞入往。

  「媽是過到人,懂你心裏的難受。孩子,記住瞭,沒有難來想蹦樓的時候,

  就沒有以後的成功。人全是泥裏坎裏曆練出到的,現在多食點虧對你以後也
有好

  處。」

  我再叛逆,但在老媽這話之下,終於忍不住哭瞭出到,想起女夥伴的無情,

  寒淡的室友,在學校的種種不順,1個人寂寞飲酒的夜晚,復想來老媽如此
關懷

  我,還是有人愛我的,感動至極。老媽望我流淚,比她自己受苦還難受,向
我坐

  過到1把摟住我肩膀,把我去她懷裏送,講:「沒事,有媽在……」

  我如遭電擊,感覺右臂處有1綿軟之物緊緊貼著自己,難過之情大減,細細

  感應之下,果然是老媽沒穿乳罩的雙峰。其實那些事早就難受過瞭,歸傢到
就已

  經好得差不多,但碩大誘惑之下,撲來媽懷中放聲大哭,前面醞釀已久,因
此哭

  得情深意切。整個臉貼在老媽左乳之上,用鼻子死死頂住碩大的奶子,時不
時用

  嘴唇輕輕摸碰下奶頭,似進人間仙境。老媽自不會想來我的狼子野心,1顆
心疼

  得不得瞭,不住拍著我的背慰藉我:「哭吧,哭出到就好瞭。有媽在,不用
怕…

  四…」

  老媽身上的暗香不住竄入鼻孔中,綿軟的大奶子讓我大飽臉福。我的那話兒復

  已經堅硬如鐵,但理智還在,隻不過是緊緊抱住老媽傾訴罷瞭。哭瞭1會,
眼淚

  幹瞭,再也裝不出到,想講點什麼,但也不明白怎麼講。於是擡起頭,看向
老媽,

  喊瞭1聲:「媽……」

  媽仍在拍我的背,聞來我講話,也望向我。我見她雙眼含淚,講:「媽你別

  難過,兒子不會氣餒喪氣,以後1定給你尋1個更好的兒媳婦。」

  「嗯,媽不難過。媽其他全能忍,就是你受瞭委屈我……」講著,淚復下到。

  我心裏1驚,媽這明顯話裏有話,急問:「媽,是不是我爸復對不起你瞭?

  他是不是復在外面玩女人!」

  媽1把推開我,抹著淚講:「胡講什麼!不許講這麼難聞的話!」

  「我以後不認這個爸!」

  「你爸也不輕易,在外面每天要應酬,見人要賠笑容。他不歸傢也是爲瞭我

  們,現在哪1樣東西不是你爸掙到的?你可不許這麼講你爸!」媽竟十分生
氣。

  「媽!他不歸傢還不是因爲外邊有女人!」我大啼。

  「不許胡講!」媽真的氣憤瞭,向我喊道。她站起到,喚1口氣,平複心情,

  講:「快往洗吧!不要玩電腦瞭,媽先往眠瞭。」講完她走向廚房,洗把臉
便歸

  來臥室。

  我1個人呆在那裏,心亂如麻。我指望母親隻是個普遍的中年婦女,其實是

  指望自己有個普遍平庸的傢庭。老爸常年不在傢,媽總是獨自抹淚,這個傢
根本

  不像個傢。如果母親是個普遍女人,父親也差不多就是個普遍職工,即使沒
什麼

  錢,我也毫無怨言,傢裏幸福和睦就是瞭!

  現在1點性欲也沒有瞭,洗完澡歸來自己的臥室,合上電腦上床。關上眼卻

  怎麼也眠不著,腦中全是母親落淚的場景。俗語講孩兒是娘的心頭肉,母親
視我

  比自己還重要,我也很愛母親,媽是我心目中傢庭的象征,她若難過,傢中
就滿

  佈陰雲,她若垮瞭,傢就散瞭。她1個如此心高氣傲之人放任父親在外面胡
作非

  爲,都全是爲瞭我,爲瞭兒子能有個完整的傢,否則以她的容貌氣度,無數
追求

  者,早就離婚改嫁瞭。我心中恨極瞭我爸,愛極瞭我媽。

  腦中紛亂1片,想瞭很多,甚至有把我爸摁在地上痛打的場景。1睜眼拿起

  手機望,已經1點多。我坐起身,想蘇醒1下不胡思亂想,奈何腦袋不由自
己控

  制,總想來最可怕的傢庭分裂場景。心中十分擔心母親,她現在1定偷偷的
小聲

  哭泣,甚至床頭放瞭1大瓶安睡藥!我觸索著開瞭燈,打開門向父母的臥室
走往。

  輕伏在母親臥室的門上,沒聞來1點聲音。這讓我更加驚恐,媽會不會真的

  吞藥自殺瞭?於是試著輕輕推門,果真沒鎖。月光透過窗簾招入到已十分昏
暗,

  我隻望見母親側身面向裏。我躡手躡腳,觸索著地面向前爬,終於觸來瞭床。


  於光芒太暗,望不清母親的臉,我隻得輕踏上床,漸漸走過往蹲在她臉旁邊,


  細地望著母親,以確保她沒事。不望不要緊,1望,心裏「嘭」1聲,爆炸
開到。

  隻見母親側臥而睡,眼角兀自淌著淚痕,光芒的暗淡將她本就極少的皺紋完

  都抹往,1張雖不完美但令無數男人爲之魂搶的面龐悄然綻開,向我幽幽吐
著香

  氣。由於兩隻手臂的擠壓,雙峰幾乎要從眠衣中擺脫出到,右乳更是露出1
大片

  潔白的嫩肉,淺淺乳暈1半躲在裏面1半在外面向我挑釁,令我那話兒剎那充
電完

  畢。我不敢再望,心中暗罵:「操!如此完美的大奶子竟屬於我爸這笨逼!」


  備躡手躡腳下床。

  不料這時母親手臂動瞭1下,嘴中嗯1聲,模模糊糊地爬起到,左肘撐著身

  五體,甩甩腦袋好似讓自己更蘇醒。我大食1驚,急中生智,坐瞭下到,講:
「媽,

  我怕你……」但結結巴巴,講瞭幾個字就講不下往。

  母親眠眼惺忪地望過到,楞瞭1下,然後向我撲過到將我1把抱住,嬌怨地

  講:「你終於歸到瞭,我可想死你瞭。」講著吻向我的嘴。原先房間昏暗,
我復

  背著月光,她竟把我當成瞭父親。我頓時間頭腦1片空白,到時盡沒想過做
什麼

  禽獸之舉,但本能讓我情不自禁的張開嘴,伸出舌頭與媽攪在1起。迷糊間
兩隻

  手抓向媽的大奶子,隔著薄衣握住兩隻柔軟,感動得幾乎流下淚。這時沒有
瞭手

  臂的支撐,我兩全倒在瞭床上。媽不停地吻,她好像十分沈迷於接吻,舌頭
不停

  地食我的舌頭,舔我的牙齒,時不時從我嘴中逃出到舔我的鼻子。媽的嘴1
點口

  氣也沒有,有淡淡的甜味,這大概就是傳講中的唾液澱粉酶。我有些喘不過
氣,

  於是兩隻手抓著她的胸部向上推開她。

  媽講:「你就這麼喜歡和外面的女人做?我就那麼差嗎?」她歎瞭1聲,從

  我身上滾下。

  我豈能在此刻舍棄,暗吼1聲撲上往,壓上她柔軟無比的身體。我不喜歡親

  嘴,於是攻擊她的脖子,耳垂,兩隻手從下面探入她眠衣,狠狠抓住兩隻大
奶子。

  媽輕喘:「慢點揉,疼。」我哪肯應?剛剛隔著衣服,現在肉貼肉零距離接

  摸,爽的我想大聲喊娘。觸瞭1會過夠瞭癮,我從脖子親來鎖骨,1路親下
往,

  聞著她嗯嗯的喘息,從衣服鉆入往,貪欲地啃她的大奶子。啃完左邊啃右邊,


  口乳肉吸玉乳,將1雙大白兔啃得汁水澆漓。媽在上邊笑我:「老鬼,這麼
急,

  早幹嘛往瞭!」還拍瞭我的背1下。奶子被嘴占據,手就攻向屁股、大腿。
左手

  從褲子中遊入往,抓住瞭媽的半邊屁股,復幾乎流下淚到。他媽的,真的是
奶子

  有奶子的軟,屁股有屁股的滑啊!於是繼承不斷揉搓。右手在兩條豐滿?二三;
腿間遊

  走,手感雖及不上奶子與屁股,但自由1股豐滿結實。更美的是,我右手揉
膩瞭

  大腿,伸向鼓鼓的陰部,剛摸碰下,媽就「嗯」地1聲,嗯地我心中1蕩。
於是

  伴著這仙曲綸音,我將手伸入內褲,直搗黃龍。感覺陰毛不少,但不雜亂頗
爲整

  齊。我雖隻做過幾次愛,但也駕輕就熟,容易找來瞭桃源洞。我手指滑過大
陰唇,

  鉆瞭1點入往,媽1哆嗦,雙腿緊緊夾著我的手,不隻是不讓我前入還是不
讓我

  走開。

  她不停的喘,我已感覺下面有水滲出,於是吃指左撥右弄,摁兩下穴裏嫩肉,

  撚幾下已勃起的陰蒂。媽立即欲發如狂,都身炭火般暖,尤其在我右手撚彈
陰蒂

  的時候,媽重重啼瞭好幾聲,腿幾乎將我的手夾斷。我想,望到媽香閨孤獨
久曠

  幹涸,真難爲她這大美人瞭。

  我每次交合全喜歡將前戲做得足足的,好讓兩人1做愛立即入進狀態。現在

  我望媽已經差不多瞭,於是抽出右手將自己內褲向下扒瞭扒,彈出那話兒,準
備提

  槍上媽。沒想來手剛抽出,老媽已迫不及待,她意亂情迷地講:「別走……
嗯,

  對,別用手,用那話兒操我。」我大食1驚,沒想來端莊的老媽竟講出這種話,


  才我僅僅講瞭句「玩女人」她就生氣不已。我1時呆愣,媽竟反客爲主,她
爬起

  到將我壓在身下,脫掉自己上衣長褲,跨坐過到,講:「今天讓我好好伺候
伺候

  你,省得你總惦記外面的女人!」我不由1陣寒汗留下,此刻坐在我身上,
兩顆

  巨乳顫巍巍地掛在胸前,柔軟細滑的屁股蛋壓著我的肉棒,但她若過到小心
望,

  定能望清我的臉,望見她身下的不是她丈夫,是兒子!媽低頭,用手尋來我
的雞

  巴,小心端詳,講:「今天這麼硬,好像比平時還大瞭1點。嗯,想傢瞭吧,
乖,

  帶你歸傢。」講完左手撥開陰唇,扶著我的那話兒坐瞭下到。我頭腦1片空白,


  六 覺得那話兒入進1個復軟復糯,復滑復有力量的天堂,媽那裏緊緊吸著我,
貼著我,

  我能清楚感受裏面每1片嫩肉。在那話兒滑進小妹妹的1瞬,我死死抓著床單,
都身

  意識集中在陽物,感受媽賜予的暖和。媽坐下之後,「啊」地1聲,長舒1
口氣,

  然後閉著眼睛,起起伏伏上下套弄。我心下暗松1口氣,但仍驚恐地不敢亂
動,

  怕1動之下媽睜開眼睛望來真相。我死死地盯著媽,暗淡月光下媽如天女下
凡,

  她仰著頭上下浮動,雙峰也隨著波濤起伏,雙手按著我小腹,豐滿臀部不停
砸著

  我大胯,冰涼的屁股蛋和火暖的小妹妹相輔相成。

  「嗯……啊……」媽不停地輕聲呻吟。我實在想伸出手往觸觸奶子,揉搓屁

  股,但復實在不敢。這樣無法有其他活動分神,令我的陽物反常敏銳,再加
上眼

  前的猛烈刺激,套弄瞭不來4十下,我胯間1暖,都身僵直,射瞭出到。

  我「噗嗤噗嗤」射瞭好幾股子,感覺這雖是我最短但盡對是我最爽的1次做

  愛我初次全抽插78十下才射的。兩人全滿身大汗,靜止不動。我察覺母親

  可能要睜開眼,於是手臂撐起到準備抱住她。沒想來媽從我身上下到,蹲在
我身

  邊觸著我的那話兒講:「老羅你今天怎麼這麼快?好久沒歸傢太興奮瞭是不?」

  她始終沒望向我,我嚇得1動也不動。

  媽打瞭我大腿1下,繼承講:「你舒暢瞭我可還沒有,不能放過你!」講完

  趴下,1張口,將已經疲軟的那話兒含進口中。

  操!口交!還是射瞭之後的口交!我隻在小講中望過順從的女主會在男人射

  瞭之後給他清理那話兒,卻沒想來這種幸福無比的事發生在我身上媽固然不是


  我清理那話兒,而是想讓我重振雄風。我很古怪爲什麼如此端莊的老媽爲什麼
如此

  ……嗯……淫蕩。是太過饑渴?還是這就是傳講中的床下貴婦床上蕩婦?

  ; 媽的舌頭不斷挑弄我的陽物,用舌尖鉆我的馬眼,我立即復硬瞭起到,媽
1

  邊用手扶著那話兒1邊用嘴套弄,含含糊糊地講:「嗯……嗯……還挺快。」

  我從沒享受過如此待遇,媽的口技十分之好,從棒身來陽物無1不照料來位,

  復舔復鉆,爽的我魂全掉瞭。我牽強擡起頭,望見朦朧中1個美婦人跪在床
上,

  頭發披散下到,撅著潔白的大屁股,晃著柔軟的大奶子,腦袋上上下下地舔
我的

  那話兒。人間天堂,莫過如此。

  驟然,媽用舌頭鉆瞭1下我的馬眼,我1哆嗦,情不自禁地喊:「啊!媽…

  …」

  這1下可捅瞭天庭。媽驚異地擡頭,低聲飲問:「什麼!?」我緊張地向後

  挪瞭挪身子,明白事已敗露。媽漸漸地爬來床頭,打開吊燈。頓時間屋中如
白晝

  璀璨,隻見媽都身赤裸,1隻手還按著開合,1隻手扶在床上,桃形大奶子
垂在

  胸前,兩隻粉紅奶頭嬌羞地聳立著真不輕易,人來中年奶頭居然還是粉紅,

  3角區域陰毛亂糟糟的,原先已被我的精液和她的淫水粘得亂78糟。她潮
紅的

  臉立即變得煞白,講:「你……你……」

  我不曉哪裏到的勇氣到自狼心和色膽,沖下地在床邊1把抱住媽,親著

  她的脖子,講:「媽,別怕……沒人明白咱的事。」

  媽被我撲倒在床上,雙手亂捶,大喊:「放開!滾!你個畜生!……連你媽

  ……」她奮力推開我,我也真被她推開1些,不過這樣我的臉正好對著她的
臉,

  我1邊揉著她的大奶子,1邊講:「我隻想到望望你,怕你難過出事。是你
把我

  當成爸的,可是你主動的……」

  媽仍奮力推我打我,講:「我可是你媽啊!你個畜生!我們這是亂倫!要是

  讓人明白瞭還有臉不?」

  「亂全亂過瞭!剛剛我也射瞭,已經發生瞭就別擔心瞭。媽,再給我1次吧!」

  七 我興奮地往親她的臉,手不停地揉她的大奶子,跟時那話兒在追尋進口,來


  亂拱。

  但媽夾得很緊,我不得進內。

  「滾開!我數來3,你不滾開我們明天就斷盡母子合係!」她雙手撐著我的

  肩膀,費力地講。

  我怎麼可能滾開!「不滾!以後你還是我媽,也是我老婆,我以後不娶瞭,

  隻和你過。」講完我拿開她的手,用嘴啃、嘬她的奶子。

  媽難過欲盡,但仍奮力反抗,她雙手亂打,雙腿亂蹬,想把我踢開,這可便

  宜瞭我。我尋準時機,幾個扭動間,身體就隔開瞭她兩條腿,小弟弟和小妹
妹僅

  1步之遠。媽明白事情已經來瞭最緊要的時刻,我如1入往,就不可挽歸。
她奮

  力撐起身體,右手「啪」打瞭我1個大嘴巴,喊:「畜生!要想我還是你媽,


  在就滾出往!」

  我被打得眼冒金星,1股怒氣上到,蠻勁大發,將手從兩乳挪移來胯部,雞

  巴對準地方向前挺往。

  媽抓著我的手臂,喊:「別!」我首先下沒刺入往,陽物頂來瞭媽的陰蒂,

  她立即嬌喘1聲,然後對我的手臂復掐復擰——這是沒有力氣反抗的表現。
我忍

  著痛,對準洞口,把陽物捅瞭入往。1圈嫩肉緊緊地包著我的陽物,爽的我
想講

  髒話。我漸漸地把那話兒向裏推,充分感受媽小妹妹的水滑,緊緻。在我插入往
的時

  候,媽不打我瞭,眼睛死死地盯著我,大口喘著粗氣,像是對死亡到臨的無
奈,

  復似乎是對我的等待,向來輕聲講,別,別,別。我送入往3分之2,心裏
激蕩,

  忍不住腰部發力,1下子都捅瞭入往,恥骨相貼,外面毛茸茸的甚是舒暢,
裏面

  媽的陰肉緊緊吸著我的那話兒,更刺激無比。但其實肉體上的快感都部到自於
精神,

  最令我發狂的是躺在?0五;胯下,小妹妹含著我肉棒的是漂亮端莊的母親。我在
黃色小

  講的影響下,無數次意淫過媽的身體,但道德的束縛和對母親的親愛讓我沒
有絲

  毫蠢動。現在媽赤裸著雙峰,雙腿打開仰在床上和我做愛,美景比我原先的
幻想

  更美。

  我的手復歸來兩顆令人愛不釋手的大奶子上,抽插瞭兩下,美不堪言。這時

  媽已經舍棄瞭反抗,側過頭不望我,驟然兩行清淚從眼角滾落,打在我心裏。

  我腦中1驚,心生悔意,但仍沒停止抽搐。我趴下往吻住媽的脖子,講:

  「媽,我愛你,我愛你。」

  媽無神地講:「你要是現在離開還到得及,否則就真的晚瞭。」

  媽驟然歸過神到,不曉哪到的力氣,使勁推我的肩膀。我險些給她推開,分

  出手拉住她推我的手,另1隻手按在奶子上防止她起身,跟時下身更強烈的
抽插。

  媽自然到瞭快感,哼瞭幾聲,但仍不停地推我,打我。我1邊揉她的大奶子,

  1邊講:「媽,我爸對你不好,我對你好,我……我彌補你。」

  「滾……嗯……啊……滾開,你個……混賬……啊……沒你這麼個……嗯…

  …兒子。」媽已經氣喘籲籲,快感如潮水湧向她的身體。

  此刻媽已不再掐,不再錘,隻是雙手推著我的肩膀,不讓我親近她。我隻能

  揉她的奶子,感來不滿足,於是撥開她的手,俯下身往親她的嘴,跟時下身
「啪

  啪啪」奮力擊打著似浪中小船的母親。媽將腦袋向右側往,閉上眼睛藏開我
的親

  吻,但嘴中仍不停地哼哼。

  我略感不爽,直起身把住她的腰,使勁到瞭幾下大的。若在平時我這幾下非

  快射出到時才敢使的,但已射過1次,持久度增添,現在是復硬復持久,信
心十

  足,實是終生最佳狀態。媽沒想來我驟然發力,扭過頭驚恐地望向我,喘著
大氣

  講:「別……別……啊!……別……我……我……啊……」

  八 望著媽如波浪般不停滾動的大奶子和欲拒還迎的樣子,感來此刻死瞭也願
意,

  我雙手死死把住她的腰,奮力向她撞往,那話兒帶著白沫大力快速地夯動,媽
的膣

  肉1下1下蠕動收縮,緊得我魂飛天外。

  媽給我夯得快散瞭架,此時她的腿已經盤上瞭我的腰,緊緊纏著我,但仍不

  停地講:「別……別啊……畜生……別……我……」

  我突然停下,講:「媽你講什麼?讓我停下嗎?」我他媽真是深受色文影

  響

  媽意亂情迷地講:「別停別停……別——」驟然醒悟,向我怒叱:「滾!」

  我伸出左手死死抓住媽的奶子,不住的揉搓。右手向媽胯間探往,使出應付

  女人的大招使得並不熟練,固然是從A片和色文中學到的,按,撚,搓媽勃

  起的陰蒂,跟時猛然發力,繼承大力夯入抽插。

  假如講媽剛剛強忍快感輕喘呻吟,現在則完都喊瞭出到:「啊……啊……別

  ……不要……弄死我瞭……我要死……瞭……要往瞭……啊……」

  左手繼承使勁住抓奶子,乳肉從手指縫間溢出,假如是媽平時早就喊疼瞭吧。

  右手不停地撚、搓陰蒂,挑逗那粒小豆豆。我死死地盯著媽,大力抽插。媽

  死死地盯著我,不停地喊:「你個混蛋……要讓我……讓……我……啊……
爽死

  我瞭……太爽瞭……我要射瞭……要……我……真的不行……瞭……爽死瞭
——」

  我滿面通紅,拼瞭命的抽插,感覺那話兒已經麻木瞭。媽的陰肉緊緊吸著那話兒,

  陽物的摩擦傳進大腦,我竭力抑制。

  我大吼1聲:「媽!爽不爽!」跟時用絕最大利器向前推入,啪啪啪作響,

  恨不得把自己都部塞入往。

  媽驟然雙手緊緊抓著我的左臂,癡迷地望著我:「別……別讓我高潮……啊

  ……爽……太爽瞭……操死我吧……以後每天操我……操我……高潮……」

  驟然她都身緊繃,指甲抓緊我的手臂,大啼1聲:「啊——」我要被夾斷瞭,

  裏面本到已經洪水泛濫,但仍感來1股子水沖出到,陰肉不停收縮,緊緊抱
著我

  的小弟弟。

  媽的呆滯神情持續瞭2十幾秒,我也停止瞭抽送,等她松弛下到,講:「媽,

  我愛你。」

  她有氣無力地講:「滾……滾開……」

  「媽,你高潮瞭,可我還沒射呢。」我復開始抽插,不過速度很慢,力道也

  輕。

  媽用手理瞭理淩亂的頭發,然後就躺著不動瞭,任我作爲。她奶子上都是我

  的抓痕,臉紅如蘋果,眼睛半閉,意亂情迷。這樣子讓我爲她死瞭也值得。
我慢

  慢加快速度,不1會,媽眼睛睜開,重新煥發精神,不過,隨著睜開的眼睛,


  行淚水也從額角滾下。她講:「冤傢冤傢……真是冤傢……」

  我講:「媽,兒子是媽上輩子的情人。」

  「英英,你講……啊……你愛媽嗎?……哎呀……」她認真地望向我,強忍

  快感。

  「愛,固然愛。我1輩子愛你。」我講。

  「那你能抱媽起到不?」她忽然笑瞭1下。

  我不由1愣,繼而大喜,這他媽是我最喜歡的姿態。我俯身下探,讓媽摟住

  我的脖子,我雙手抓住她豐滿細膩的屁股蛋,將她抱瞭起到。

  媽的奶子緊緊貼著我的胸膛,小妹妹套在我那話兒上,都根沒進,她在我耳邊講:

  「現在我們沒有間隔瞭,動吧。」

  我嗯瞭1聲,抓著她的屁股開始抽插。媽的奶頭摩擦著我的胸膛,屁股把握

  在手中,小妹妹緊緊包裹著我,而且現在還順從瞭我,我幸福地上瞭天堂。

  抽插慢慢變快,媽輕聲喘息。我情欲發狂,死死抓住媽的屁股,擡起——落
九下,用最快的速度大力夯動。媽立即像首先次那樣喘啼,不過講的是:「啊……

  爽……美……美死瞭……今天要死……兩次……啊……太美瞭……好孩子…

  …媽愛你……」

  我大聲吼啼:「媽!我也愛你!」

  媽不歸答我,隻是喘啼:「啊……啊……啊……嗚嗚……嗯嗯……」

  我驟然停下,講:「媽,我想吸你奶子。」

  媽講:「你別停,繼承,繼承。」跟時騰出1隻手抓住自己左邊奶子去上擡,

  我低下頭大口咀嚼媽香噴噴的乳肉,啃瞭幾口,講:「媽,我想向來吸著,
你別

  放開。」媽焦急講:「你快點動吧,我不放開。隨便你食。」我嘬住瞭媽的
奶頭,

  不停地吸,跟時下邊開始狠狠地奮力抽插。我眼睛向上瞟,隻望見媽低著頭
迷亂

  地望著我,眼睛中洋溢欲看,嘴裏胡言亂語不曉講些什麼。我的感覺已經非
常強

  烈瞭,於是張大口咬住媽奶子,吞入往1大片乳肉,牙齒咬著乳肉,舌頭不
停地

  舔玉乳。陰莖脹大來極點,飛快地打樁,我也不像首先次那樣顧忌媽的快感,


  是拼瞭命的操,使勁地操,想讓自己快點來高潮。

  啪啪啪啪啪啪——

  「好兒子……讓……讓媽高潮……太爽瞭……你真厲害……我……要高潮…

  …」

  我1聲不吭,都部力量集中在胯部,媽在我身上大起大落,陰肉滾出復翻入。

  我感覺自己快要射瞭,抽插更加強烈。

  媽斷斷續續地講,帶著哭腔:「真……真好……媽愛你……你操死我瞭——」

  講著,媽驟然張口咬住的肩膀,嗚嗚嗚啼起到。跟時小妹妹內湧出1股淫水,

  膣肉緊緊夾著那話兒。

  我「啊——」1聲大啼,被媽夾得魂飛天外,那話兒像機合槍1樣突突突射擊。

  我雙腿僵直,幾乎抽筋,媽此時還在咬我的肩膀。我輕聲講:「媽,疼。」

  媽松開嘴,頭趴在我肩膀上。我都身無力,向前倒瞭下往,將媽壓在床上。

  1時沈寂,我沈浸在幸福中,媽沈浸在痛苦中。

  驟然媽哭瞭,她1邊抹淚1邊講:「還不起到!快滾!」

  我耍賴,躺在她胸口上,叼著1個玉乳,講:「不走,媽,我愛你!」媽雙

  手輕撫我的頭發,溫和地講:「媽也愛你,但是我們不能這樣。現在大錯已
經鑄

  成,就隻能竭力忘瞭它。想得來的你已經得來瞭,對不?忘瞭吧……孩子…
…」

  「不,媽,我忘不瞭!」

  媽驟然聲色俱厲地講:「以後不許你入這個房間懂不!以後不許碰我!滾!」

  我嚇瞭1蹦,站起到講:「媽,你剛剛還講讓我每天操你呢!現在怎麼這樣?」

  媽大怒,也站起到向外推我,哭著講:「滾!你這個畜生!以後別入這個屋!」

  我被她推出屋,歸頭望。媽晃動著豐滿紅白相間的大奶子,大腿上淌著我的

  精液,看著我,語氣復輕柔起到:「明天起我還是你媽,你還是我兒子,忘
瞭今

  天。否則我死給你望。」講完「嘭」合上瞭門。

  我敲門:「媽,你被難受,我不讓你氣憤瞭,休想不開!」

  媽在門那邊講:「別擔心媽,我沒事,讓我1個人靜1靜。明天起咱們1切

  照常。」

  我悻悻地歸來臥室,品味著剛剛的1切。

相关推荐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欧美av在线观看_99久久免费精品国产_免费毛片a在线观看